兩個禮拜了。只要是對臺灣這片土地有那麽一丁點感情的人,是不是都過著情緒充滿波動的生活?

330 ,很特別的一天。是爲了響應凱道上的太陽花,全世界有臺灣人的各大城市,都在舉行反黑箱服貿的活動。有許多臺灣人的墨爾本自然也不例外。其中,有留學生,有打工度假的背包客,也有人是在澳洲長期工作或是移民。他們聚集在市立圖書館前,辦了一場很有規劃,很守秩序,非常乾淨的民主運動。沒有混亂,沒有暴力。有得是一首首為臺灣而唱的歌,還有清晰的訴求標題。義工們也努力在圍觀群衆中維持走道暢通。活動結束前,還提醒在場所有的參與者,一定要把垃圾帶回家。

我很驕傲的看著眼前的一切。民間主辦,能在這麽短的時間内,做到合法、一致、有程序,臺灣的下一代是絕對有能力的。怎麽能說以後沒希望呢?當歌聲陣陣傳來,青天白日滿地紅在眼前晃蕩,有那麽一瞬間,我好激動,真想一個箭步上前,跟大家站同一陣綫。

但是我沒有。

我沒有辦法在自己不確定是否100%支持今天活動的三項訴求,以及其響應的太陽花學運,的狀況下冒然投入。

不管是服貿,是黑箱,是學運,整個事件有太多的爭議點。每一個細節都可以爭論。不管看了多少篇新聞報道、意見專欄、分析、八卦、有圖有真像,我還是沒有辦法判斷是非對錯。不是因爲我沒主見,而是因爲我害怕。

我害怕臺灣的媒體。我害怕臺灣長久不中肯的媒體。

遠在墨爾本的我,沒有機會得到臺灣的一手資料。整件事件,除了今天在墨爾本的活動,我沒有一件是由自己的哪一隻眼睛看到的。我所有的消息來源,都是臺灣的媒體提供的。臺灣的媒體亂像,早已不是一天兩天了。除了政治傾向的問題,還有收視率的商業壓力。偏激、聳動、斷章取義、色情又暴力,還有那些稱不上是新聞的“獨家”也當新聞在24小時播報。媒體是民衆的眼睛,新聞是開向世界的那扇窗。但臺灣目前的媒體,讓我感到即將失明的恐慌。若我早已知道自己的眼睛患了黃斑病變,要我如何相信眼前所見是圓是扁?

另外,畫面也不見得是真像。只要是透過鏡頭,我們所能看到的就是攝影者的角度。它可以刻意集中焦點,也可以故意模糊細節。從某層面來説,為攝影者記錄所見的這項功能,要做操縱不但不難,是否是攝影機/照相機的本質?當我們發現媒體的聲音往一邊倒的時候,這就是危機的訊息。一定要靜下心,不分自己好惡,提出質疑。

所以當我在墨爾本的反黑箱服貿的活動現場,看見了那唯一不符合活動三項訴求的看板,我狠狠地捏了一把冷汗。問題看板沒亮相多久就收起來了。想必是主辦人員有溝通。但即便只有短短的幾分鐘,如果被有心人拍下,要模糊焦點再做任何文章,豈不是很讓這場高水準的活動受傷?

是的。我反不中立的媒體。

所以,330,我選擇站在遠處,努力壓住心底一堆複雜的情緒,用我臉上這雙超級近視,卻幸好有隱形眼鏡校正的眼睛,觀察記錄最真實的一切。

 

文章寫完。墨爾本時間331 日淩晨一點整。今夜又會是難熬的一晚。我不知道我今天的選擇,是不是有被別雙眼睛拍下,在我不知情的情況下會不會被斷章取義。不,是我多想了。能做出如我今天看到的這場活動的團隊,想必都了解民主和團隊精神。臺灣最需要的是民主的團結。我會記得,不管你我他在這個時間點上做出什麽樣的決定,我們都是來自臺灣的戰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愛樂薇漫遊「歷」史記

愛樂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