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9點。墨爾本機場。

又是等待飛行的早晨。

對於不同的人,不同等候飛機的原因,對於機場的感覺一定不一樣。是興奮、期待、緊張、厭倦,亦或是冷淡。

有些人,因為常年到處飛,等飛機比等公車還更頻繁,對機場完全沒有新鮮感,也對目的地毫無興趣。飛機,不過是讓他到達下一個辦事處的必經之路罷了。

還有一些人,最痛恨等待。往往想盡辦法晚點去機場,算好時間,卡在飛機起飛前五分鐘上飛機便可。

但是愛樂薇卻很享受一個人在機場等飛機的感覺。一個人,頭腦總是特別清楚。是21世紀,電子工具越是發達,人類的生活也越是忙碌,情感也越是麻木。許多平時拋在腦後的思緒,往往會在等待中的胡思亂想中浮現。而今天,愛樂薇想到的,是不久前才離我們而去的外公。

我的外公。姓宋,字元明。生於民國八年的湖北,說話卻帶有濃濃的河南腔。

和與他同年代的許多人一樣,生長在中華民國最混亂的大時代。外公走來臺灣的必經之路,是一場場血腥堆積而成的。從來只有在電影院裡看過戰爭的我們,或許真的無法想像,當時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局面。

而一個賭上自己性命奔馳於戰場上的職業軍人,是抗日英雄,也是傷害自己同胞的殺人兇手。是晝,沒有權力夢想未來,甚至是下一分、下一秒。是夜,還要面對一輩子都回不了家的思念。或許,在戰場上生死徘徊中間,他只能選擇相信,自己所做的一切,是為了幫自己和親朋好友的下一代鋪路。

小的時候,愛樂薇是跟著外公長大的。

那個時候年紀小,沒有問過外公對他這一路走來是什麼樣的想法。記得的是,外公好高好高,背脊挺直的時候,是那麼的神氣。可是就是腿一直不好,自愛樂薇記憶以來,拐杖從來沒有離過手。慢點、慢點,一直是外公在調皮的孩子們後面不斷的囑咐。

應該是戰爭時期留下來的病根吧。留下來的還有那一個睡個不停的毛病。據說在戰場上的軍人,就連睡覺都是一邊行軍一邊休息的。不知道是不是補償心裡,能睡便努力睡,小的時候被外公照顧,最多的時間都花在睡午覺這件事情上。或許這樣子會被認為是習慣生活萎糜,但愛樂薇覺得應該還是習慣性的反射動作吧。職業的軍人,竟然退休以後依然堅持著清晨5點起身做運動呢。

唯一改變的是,外公越到老年,午覺時間一年比一年長。清晨運動的範圍也越來越小,直到最後只剩下讀經禱告這麼一個環節而已。如果你問他,是為誰祈禱,他會回答你:是為了世界和平。

不為名,也不為利。是不是外公認為,只有天下太平才有永無爭戰。愛樂薇是否能更進一步的推測,是希望後代的子孫再也不要經歷過他所經歷過的混亂,再也不要像外婆一樣因為害怕逃難而一輩子在衣服的隙縫中藏東藏西的緊張度日。是不是認為,平安,才是他最希望留給後人的禮物呢?

或許,這才是走過惺風血雨後才會有的覺悟吧。

外公最後的一段路,應該是走的很平安的。愛樂薇是多麼的有福氣,雖然很少回臺灣,還能有機會陪外公度過最後的幾個 「午休時間」。就像愛樂薇還是小朋友的時候一樣,睡覺的只有外公,愛樂薇還是一樣只是安靜的在旁邊陪著。不同的是,外公已經沒有力氣再像以前一樣講戰場上的床邊故事給愛樂薇聽了。

想到這裡,正飛往雪梨的愛樂薇,還是忍不住掉下了眼淚。就算外公說過,不准哭。就算在外公離開後的一個月裡,愛樂薇都是以喜悅的態度對待外公的安息。愛樂薇還是忘不了兩年前離開外公飛往美國的時候跟外公的約定。愛樂薇說下次回來還要聽外公說故事,外公還答應說一定等愛樂薇回家,再說故事給愛樂薇聽.... 其實外公的故事一直在愛樂薇的心中,只是想奢侈的再聽外公說一次罷了。

每一架飛機都代表著一個新的旅程。相信外公也是搭上了另一班生命中的飛機,正往新的目的地前進。

同樣往下一個目的地飛行的愛樂薇,只想跟外公說一句來不及說的話:「謝謝外公給我們的一切一切!」

----------------------------------------------------------------------------
僅獻此為於愛樂薇最親愛的外公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愛樂薇漫遊「歷」史記

愛樂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